位置:六五新闻网 > 科技 > 正文 >

灵魂拷问上海人:侬会垃圾分类了伐?

2019年06月19日 23:19来源:未知手机版

sl500,蛋挞做法,人体模特yumi

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吴林静 杨弃非   

读这篇文章是需要一定知识积累的,不信先试试下面几道题:

1. 鸡骨头和大猪骨,可以丢进一个垃圾桶吗?

2. 地上的落叶是湿垃圾,包了粽子的粽叶也是湿垃圾,对吗?

3. 出门遛狗,用纸捡起狗粑粑,应该怎么处理?

(欲知正确答案,请仔细阅读全文)

完全丈二摸不着头脑的,城叔劝你,别在上海生活了,旅游也别去。

一个从来不看垃圾桶上写的究竟是“可回收垃圾”还是“不可回收垃圾”、看了也分不明白,一股脑儿就丢进去的人,有一天,他要站在红、蓝、黑、棕四个垃圾桶面前犹豫不决、分类错误轻则被鄙夷,重则被罚款。想象一下这手足无措的情形,就觉得上海是个“非善之地”。

没这么夸张?如果见过半夜偷偷丢垃圾的上海人、因为嫌垃圾分类太麻烦决定不再做饭的上海人,以及吃个小龙虾会被服务员叮嘱记得叫他过来分垃圾的上海人,你就知道,最近几周,上海人真的快要被垃圾分类逼疯了。

看着快被逼疯的上海人,以及那些来源于真实生活的段子,其他城市的人也笑疯了。

但其实,这每个段子背后,都应该是对垃圾分类的思考。

备战7.1

宣传了18年,这3个月动真格了

28岁的池聪聪,大学毕业至今一直在上海打拼。如今,做着一份高薪又得心应手的工作,虽然还是租房一族,但也算适应了上海的生活。

而眼下,垃圾分类的政策,打乱了她的节奏。

突然一天小区里的垃圾桶不见了,单位同事的聊天话题都成了垃圾分类。我不赶紧搞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,感觉生活继续不下去了。

距离7月1日正式实施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池聪聪找回了考试前夕的感觉。

她花了一天时间,从早学到晚。早上坐地铁,池聪聪刷着讲垃圾分类的公众号。中午吃饭,她和同事研究了一路,从普通的蔬菜果皮、废书废报纸,到钻石、黄金、玉、蟑螂尸体、鼻屎,在查询垃圾分类的官方公众号上一一查了个遍。晚上回到家已是深夜11点,客厅里室友A拉着室友B在进行“垃圾分类问答”。“A一直狂出题,B说可不可以睡觉了,A说学习完再睡。”池聪聪觉得好笑又无奈,“从没见她俩这么认真过。”

答题的答题,背分类表的背分类表,上海不少居民跟池聪聪一样,仿佛一夜回到高考前,拼命学习垃圾分类。

这高亢的学习热情来得如此猛烈,就如同上海推进垃圾分类强度那突然上升的曲线。

2000年,我国拉开了生活垃圾分类收集的序幕,上海是全国八个试点城市之一。但一直以来,除了可以直接换钱的垃圾有人分拣,其余的都是混在一起拖去填埋。“垃圾分类”停留在宣传里。

不能落地,还有一个原因——究竟要怎么分类。上海马上要推行的这套分类标准确定于2014年,但已经是上海分类标准的6.0版本。

制图:城市进化论

虽然变来变去,但好歹定下了一套标准。今年1月,上海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,该条例将于2019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。

一开始,有上海居民对条例“不屑一顾”,说“恕我直言,这个东西,大部分人都不会当一回事。”事实证明,他低估了这次垃圾分类的力度。

老鲍住在松江区的一个大楼盘,有1万多户人家。据他回忆,今年3月,小区出现了一批建筑工人,在每一排楼房的端头修建“垃圾房”。2个月后,“垃圾房”正式启用,里面放着四个大大的垃圾桶,上面分别写着干垃圾、湿垃圾、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,而以前每栋楼底的垃圾桶被撤走了。建筑工人走后,小区多了一群大妈大爷,他们白天在小区十几个“垃圾房”之间巡逻。若是遇到垃圾投放错误,就让他们重新分类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5square.com/keji/76325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